寫在前面

其實這一篇是為了只能靠啾比刷存在感的哲瑞哥寫的(笑

因為杜琵在劇中實在太閃,為了可憐的哲瑞哥

所以這裡沒有閃閃杜琵,看倌們請趕快上一頁處理

 

 

 

 

恩?還沒按?

那好吧,先說喔這裡禁止暴力,只允許丟青菜伺候。

 

正文:

最近幾天,總是烏雲密布,陰雨綿綿。

 

楚哲瑞送走最後一位客人後,便疲勞的靠坐在看診室的椅子上揉著連日來累積疲勞而緊繃的肩。或許是最近幾天濕冷的天氣讓感冒的寵物們也開始變多,他有些忙不過來。看著幾天前送來還沒有時間整理的看診用具與藥品,他已經在考慮使否該請的幫手來替他打理瑣事。
 
但隨即,他打消了這個念頭。為了及時替急重症的動物們看診,楚哲瑞極要求自己必須隨時掌握藥品與用具存放的位置。此外,因為治療是攸關生命、不允許任何差錯的,若因聘請的人擺放藥品的位置不對而讓動物們延誤治療的時間,他會非常的自責。所以他寧可自己累一些,也不想傷害任何生命。
 
發愣似的看著雜亂的架子上擺放著的用具,他突然想起那個替他收拾的女孩,也是他曾經深深愛上的女孩。想著她的一顰一笑,想著她逗弄啾比的純真笑容,不過......她已經不可能再像以前一樣拿著啾比的飼料突然出現,然後一起照顧他們的啾比。再也,不可能了。
 
甩甩頭,他命令自己將琵亞諾逐出腦外。
 
休憩片刻後,楚哲瑞脫下白袍,換上了他今早帶來的黑色西裝,然後關上獸醫院的門,他驅車前往墓園。自從那天之後,他已經很習慣在寒冷的這一天為她獻上一束小雛菊--亞諾最喜歡、也最適合她的花。

 

還記得小時候,琵亞諾和小菁常常跑到他家外頭看著他母親親手種的花圃。尤其,當惠風和暢、百花齊放時,亞諾會常常蹲在雛菊的旁邊觀看著。想起那明亮的雙眸看見雛菊花開時綻放的光芒,或許他就是那時候決定想永遠保護那純真的笑容吧。
 
看著還下著毛毛細雨的天空,層層疊疊灰暗又厚重的雲朵不見散開,他拉緊了自己身上的黑色大衣,將花朵小心的包覆在自己懷中。雖然已經春天了,但最近的濕冷的天氣還是讓雛菊的花季延後了許多。這束花還是他跑了不少花店才買到的。
 
信步向刻著她的名字的灰色碑石移動,不意外的看見了另一個黑色挺拔的身影。
 
「你來了啊,子楓。」走上前在他身旁站定,楚哲瑞向杜子楓打了聲招呼。雖然那時為了追求亞諾,兩人有些針鋒相對,但不可否認的,排除情敵這個部分,楚哲瑞很欣賞杜子楓待人接物的方式與愛惜生命的態度。
 
但自從她離開了之後,他們就很少單獨碰面了。
 
 
「恩。」似是被突然出現的楚哲瑞喚回出遊的心神,杜子楓微愣了一下才應聲。
 
彎腰將懷中的花束放在石碑前,不意外的上頭已經有了另一束包裝精美的純白花朵。一模一樣的花,兩個人不語,心中都明白,那是他們兩人心中最愛的人所鍾愛的。也是當初送她離開時,他們一起親手擺在她曾經溫熱的身軀旁的。即使時光流逝,但每每想起那曾經好動的身軀突然一動也不動的躺在棺材裡,像睡著一般,他們的眼眶還是會不禁發熱。
 

雨絲依然飄落,打在雛菊花兒上,淒美而動人。

 
「哲瑞,最近還好嗎?」看著楚哲瑞蹲下身軀,輕撫著那塊碑石上的名,杜子楓猶豫了下還是決定出聲問候。畢竟是舊識了,雖然當初他們常有些摩擦,但這也只能怪他們愛上了同一個人。
 
而且,當初他自己也說過,琵亞諾信任的人,他也會一起信任。
 
「沒什麼好或不好的吧,每天也就是忙獸醫院那邊。她走了以後,偶而還會比較有時間跑跑比較偏遠的地區,替那些動物們診療。」楚哲瑞無奈的笑笑。綿綿細雨落在墓碑上,徒增了些許的傷感,是孤獨、也是思念。
 
「有空的話,可以常來樂園走走,那些動物們肯定都很想你。」站在楚哲瑞身後的杜子楓看著灰濛濛的天空順口提出了邀約。
 
「恩,自從解約之後,我都還沒時間過去看看他們,也能順便看看小飛。」小飛是當初和亞諾重逢的契機,而且因為水土不服,那孩子的身體比其他動物都還虛弱,所以當時的楚哲瑞對小飛很是照顧。
 
「不如,待會我請你吃頓飯吧,我們也很久沒有聚一聚了。」看著轉身的楚哲瑞,杜子楓牽動嘴角釋出友好的微笑。除去對同一人的愛戀而產生的較勁心態,他相信他們兩個能成為好朋友。
 
「不了,待會我還要參加研討會。你女兒滿月宴那天我一定到。」楚哲瑞也回以微笑。
 
兩個男人遲來的友情在認識多年後的雨天中,確立。
 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「卡。好,謝謝大家。」
 
導演一聲令下,兩個男人立馬變成嫌惡的臉,秒速將手分開。
 
「亞諾,我要消毒。」杜子楓衝到站在一旁遮雨棚裡憋笑的琵亞諾身旁,抱住自家老婆。
 
幹嘛?當然是假消毒之名,行放(ㄋㄩㄝˋ)(ㄍㄡˇ)之實啊!
 
「噁......,借過借過我要洗手!!這觸感比我摸到腐爛一個月的內臟還要噁心。」但楚哲瑞哪是省油的燈呢?他刻意從兩人中央穿過,打斷了杜子楓秀恩愛的小伎倆,然後頭也不回的就奔向一旁的洗手台用力搓揉自己的雙手。
 
「欸欸欸沒禮貌,哪條路不走我們中間,還有我是為了幫啾比拍紀錄片,才會勉為其難讓你握一下手耶!」看著自己的手,杜子楓擔心會不會突變成異形怪。

 

「拜託一下,能握我的手才是你的榮幸,我這雙手可是風火輪黃金手,豈是你可以隨便亂摸的?」重複伸展自己的指關節,楚哲瑞想著需不需要砍掉重練。
 
琵亞諾嘴角擒著無奈的笑,看著兩個幼稚的大男人在自己面前上演幼稚園鬥嘴戲碼。

 

自從某天杜子楓刻意在他面前放閃後,原本有些靦腆的楚哲瑞似乎被打開了某個開關一樣,每次兩個人見面都一定要演這麼一齣。
 
但這也許就是越吵感情越好,偶而沒看到對方還會跑來問她對方去哪了,所以琵亞諾也就好整以暇的坐在旁邊任他們吵去了。

 

目送劇組人員離開後,見他們兩個依然吵的如火如荼的琵亞諾有些無聊了,所以她決定出絕招......。

 

 

 

 

 
 

 

 
 

 

跟著閃人。

 

 

寫在後面:

真的全部看完的看倌們,我真的要跟你們告白XD

雖然我知道應該有人現在很想踹我

寫兩篇騙兩篇我錯了

不過老實說其實一開始我真的想賜死諾諾(想被Aniki做成消波塊的概念)

但是考慮到整篇太黑暗了還是作罷,所以只好讓杜楚陪我崩壞(欸

其實這片名叫做啾比紀錄片附帶啾比拔拔的內心戲這樣。

最後看起來像杜楚CP一定是錯覺知道嗎

 

 

好啦,下次我會乖乖寫,保證不騙人(都要變放羊的小孩了XD

創作者介紹

花開花落

淡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3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3)

發表留言
  • 風箏
  • 這樣的同人很好玩~~~請繼續喔~~~
  • 謝謝你的鼓勵:)
    不過放羊的小孩今天不騙人XD
    看了十六集才覺的杜楚CP好像才是真愛(欸
    其實哲瑞哥也滿調皮的嘛,還跟諾諾偷搶子楓XD

    淡紫 於 2016/02/01 21:27 回覆

  • 蘋蘋
  • 我有看完耶~~一個很奇妙的感覺~~不過還蠻不錯~~我願意繼續被騙~kukuku~~
  • 哈哈,雖然哲瑞哥有點歪掉了,不過經過昨天楓王正式納了四嫂後,覺的哲瑞哥應該也是個調皮的人XD
    今天不騙人走瘟腥路線,下次在騙,要乖乖等我喔(咦

    淡紫 於 2016/02/01 21:31 回覆

  • 纏夢
  • 媽呀...想說怎麼一開始就開虐
    突然跳痛成演戲,整個也太歡樂了啦XD
  • 原本是認真要虐的哈哈
    可是寫到一半突然覺得一陣寒意
    怕隔天就成了消波塊還是讓他們歡樂點XD反正楚楚納了新四嫂,打情罵俏也挺正常XD

    淡紫 於 2016/02/02 12:13 回覆
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